文旅惠評 | 房企巨頭多點布局搶占文旅高地;互聯網大佬齊跨界文旅“圈地”

每周文旅大事深度評析。

作為文旅業者,我們都期待能對這個不斷趨前、變換不斷的文旅時代的每一個重大事件、每一個關鍵節點,有著更多的了然于心,知曉它的變革、冷暖及趨勢。

于此,執惠統籌分析一周文旅最新動態,聚焦文旅巨頭、目的地、新業態、新科技、新消費等五個領域,試圖從這些鮮活的元素中尋找發現每個領域中值得再加記錄的最新事件或信息,基于一定的框架、視角或維度,來探析它們帶給文旅業發展,帶給我們的價值點。

文旅惠評【第8周】,文旅一線情報,一周深度評析。

文旅巨頭行情

OYO已不限于成為酒店市場的“鯰魚”,而是正更多嘗試進入該市場的內核圈層,與知名酒店集團更大范圍競爭。本周,OYO和軟銀成立兩家合資企業,共同推進酒店地產收購。結合OYO此前系列動作,其投資策略重資產化相對突出,由輕到重,有打造自己的酒店地產版圖的較明顯意圖。

于現在的OYO來說,單體酒店的運營和擴體前景,很大程度上都取決于精細化運營的成效。而隨著酒店運營能力的提升, 能力應用到重資產項目中,有形成聯動的可能,實現輕資產模式下運營能力與重資產模式下存量資源的協同。

同時, OYO當前的盈利壓力也較為突出,收購酒店地產有帶來更多營收和利潤的可能性,但從當前市場環境看,酒店的回本周期已然更長,運營要求也更高,這對持續投入資金切入重資產模式將帶來更多壓力。

從軟銀的角度看,其繼續押注OYO的決心依然不小,在OYO當前單體酒店的勢能還暫難有效釋放的情況下,迅速提升其資本價值的想象空間的一個做法是推動OYO的產品層級及體量規模。OYO當前有著明顯輕重并舉、“兩條腿”走路的邏輯,走好了是協同前進,沒走好可能相互牽絆。

資本市場不缺故事。托馬斯庫克最終破產清算,龐大資產因老舊的模式、業務結構等問題,沒能實現有效轉身或升級,在激烈競爭中走向沒落。作為其重要業務之一的傳統旅行社,在當前及未來的競爭中,日子愈加難過是不爭事實。再看國內,16年老牌國旅“卡邁特”指南貓投資并購,后者是一家定制旅游公司,旅行社的一個功用是為其帶來更多獲客渠道,以及積累的線路、產品等資源的重新設計打包整合。

攜程的今年已有的日子整體來說不是很好過,今年滿20歲,但其第二季度的財報顯示,第一季度扭虧后,其再次陷入虧損狀態。其近期宣布二次發行計劃,大股東百度出售3130萬股ADS(美國存托股票)。大面上看,百度的行為倒不是對攜程前景的不夠看好,更多可能是自身的資金需求,但對攜程來說,仍難免負面影響,比如降低資本市場對其的信心。除了國際業務的突破,攜程的線下旅行社布局能帶來多大的可能性,也對其股價提振有不小影響。

再來看曾在資本市場掀起不小濤浪的寶能系,其公司寶能地產云南首個文旅項目落子騰沖,投資額超過400億元,定位是高端康養文旅地產,融合金融、酒店、大健康和大零售等資源。

這個項目算是對寶能系諸多已有資源及產業鏈要素的一個整合落地,騰沖的自然環境資源對應康養項目,是正常邏輯。而寶能的邏輯其實更在于地產,地產成為項目的串聯主線,將諸多資源進行了串聯。

這個項目是千畝大盤,住宅地產占一定面積,海南全域限購后,云南吸引了更多地產商的目光和資金。說到這里,很多信息也就不言而喻了,那么對寶能來說,接下來的關鍵是這些房子的有效去化速率,這決定著這個項目前景。

目的地投資晴雨表

本周目的地投資分兩個維度來看,企業和目的地。

企業方面,重點信息包括陽光100戰略入股環京文旅項目熱河山谷;嘉年華國際聯手青島城投,擬在全國打造文體旅游城市綜合體;融創布局哈爾濱,簽約冰雪大世界四季冰雪項目等。

陽光100此前由傳統住宅地產轉為側重街區綜合體模式,逐漸放緩拿地和項目擴展速度,街區綜合體、服務式公寓和特色小鎮。而今繼續探入文旅地產領域,一方面其所擁有的大量土地儲備需要盤活,走傳統地產的老路,目前環境并不是很好,對其現金流等也是壓力,文旅資源或產品的接入落地,提供了另一種可能性;另一方面,文旅地產本質雖是地產,但與傳統地產以及街區綜合體模式不同,對陽光100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況且文旅地產的投資建設及回本周期相對更長,其轉型能否成功還是個問題。

融創在哈爾濱投資冰雪文旅項目,可能有幾個考慮,一是政策,東北振興是今年下半年幾位大佬都提到的關鍵詞,作為他們投資東北的緣由之一,內中邏輯不用太細說,而哈爾濱也要推進冰雪產業發展,對這一項目應該會提供不少土地或其他方面的優惠政策;二是冬奧會臨近,冰雪運動市場被做大,哈爾濱在資源條件上較為突出,融創在拿下萬達在長白山的項目后,如果要繼續布局冰雪項目,哈爾濱是個可行選擇。

再看目的地,重點信息包括遼寧提出發展冰雪經濟,2025冰雪旅游收入達2300億;中國首家樂高樂園落戶四川眉山;成都“熊貓星球”開工,將建設熊貓小鎮等文旅消費場景等。

結合融創投資哈爾濱來看,冰雪經濟在東三省之間的市場競爭將會更加激烈,遼寧的冰雪資源相對弱于黑龍江,但經濟發展水平、市場輻射等強于黑龍江,但關鍵還在于有多少外部企業及項目進入遼寧,遼寧定的冰雪旅游總收入年增長率不低于15%,這個數據看上去不是很好完成。

放大自身資源優勢,成為不少目的地的選擇,比如成都,國內范圍內熊貓IP在成都相對最亮眼,也最具可挖市場潛能 。一直以來,熊貓IP資源在國內的開發并未形成一個較好的可良性循環的產業鏈條,這其中有熊貓特殊性帶來的限制,但在文化元素提煉打造等方面,確實有些欠缺。成都“熊貓星球”開工,是一個嘗試,效果有待后觀。

再說到中國首家樂高樂園落戶四川眉山,這是僅次于迪士尼、全球第二大主題公園集團——默林娛樂集團在中國主題公園項目的一個大舉動。選擇落地四川,暫時避開了一線城市的激烈市場,也契合了西南區域作為文旅重鎮的發展趨勢, 對西南主題公園市場有不小的攪動作用。成都、重慶將是其重要客源地,但其數百萬年客流量的目標,能否達到,還有很多待衡量的因素。

這個項目的走向,也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其他樂高樂園未來在中國的擴張情況。

最后再看目的地的政策動作。比如浙江新增15個特色小鎮,部分小鎮被降格甚至淘汰;黑龍江取消6家4A級景區質量等級;廣東5家A級景區被摘牌,7家景區被警告;長沙市降低部分景區門票價格,優化部分景區門票結構。

整體而言,特色小鎮的生存發展要求確實較以往嚴格,環境還未呈現寬松趨勢;而景區的全國范圍內整治、門票降價仍在延續,景區寬松的日子基本一去不復返了。

文旅創新業態

本周文旅創新業態聚焦兩個層面:互聯網公司跨界文旅、企業融資。

先說互聯網公司,巨頭間正不斷競爭在目的地“圈地”。

騰訊有兩個動作,一是與秦陵博物院合作,雙方將共建“數字秦陵”,并在新文創方面進行合作;二是旗下公司再次中標“一部手機游云南” 全域旅游智慧工程。

結合騰訊此前與敦煌、故宮等合作內容、落地產品來看,騰訊的數字技術、平臺資源將與文博場館有更多的場景和內容產品結合,雙方的文創資源挖掘及開發也將有更多的產出,文旅內容及體驗的數字化、在線化將更為明顯。

而“一部手機游云南”作為承載騰訊切入產業互聯網的重要試水之作,以及云南推動全域智慧旅游乃至整個旅游業發展的重磅產品,目前已達到了進一步前推的關鍵時間區段。當前這一產品已完成了初步的云南省內旅游資源整合和產品服務供給,行政資源的接入和市場服務,也形成一定的運行機制。接下來,更多更大范圍的目的地資源整合、不同利益方的梳理與平衡,以及騰訊技術的賦能,其技術產品能否有更多的可落地場景等,都將面臨更多的挑戰。

螞蟻金服也有動作,與河南省文旅廳合作打造掌游中原老家河南”省級智慧旅游平臺項目,其中整合了小程序、刷臉IOT、線下支付、AI、阿里云等技術和能力,還將利用云計算、大數據等互聯網生態力量,賦能河南實現全省旅游服務智慧化、形象統一化、旅游數字化。

這一產品及合作、運營邏輯,與騰訊、云南合作的“一部手機游云南”,很是類同。騰訊系、阿里系圍繞智慧旅游、產業互聯網等的競爭,將在不同目的地間陸續上演。

再來看快手與江西景德鎮的合作,雙方通過千名非遺手藝人入駐快手,以及快手主播直播帶貨等方式,探索活化非遺文化。這算是典型的“流量平臺+內容”合作,雙方各取所需,快手有流量、景德鎮有內容,一個背景是當前年輕人對非遺文化的好奇或興趣正在提升,這給雙方合作帶來更多可能,2018年一年,快手上累計有1164萬條非遺視頻內容,獲得了250億播放量和5億點贊量。但考驗的是能否有效運營,比如非遺產品銷售的有效轉化等,這是合作能否持續的關鍵之一。

企業融資方面,不完全統計,本周有4家企業獲得資本青睞。分別是定制游企業“路書”完成千萬元級別A+輪融資、電子退稅購物平臺“易游集團”獲2000萬美元融資、“飛巴商旅”獲數千萬元A輪融資、人工智能郵輪價格預測平臺Cruisewatch獲100萬美元融資。

綜合看,這幾家企業均在優化游客出行便利或產品服務體驗上做文章,不同的是,路書服務于B端,而Cruisewatch、易游則傾向C端。綜合來看,提升游客出行便利度和效率、以及更多滿足個性化需求仍是行業亟待解決的痛點和亟待突破的天花板。

文旅新科技動態

互聯網巨頭在文旅新科技方面的動作也在增加。

近期,微軟小冰上線“IP喚醒計劃”,閱文集團旗下100部小說主人公虛擬IP實現可交互和可養成,這是人工智能技術攜手網絡文學以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AI賦生IP角色,意味著微軟小冰Avatar Framework賦能虛擬IP量產化加速。

這一技術的意義在于使得IP角色衍生開發具備了滿足不同消費者個性差異化需求的可能,使虛擬IP私人定制化成為可能,強化了IP角色的可塑性,拓寬了IP擬人化的邊界,有助于滿足消費者社交分享、類沉浸式閱讀的需求。

同時,Facebook日前證實,該公司正在研發增強現實(AR)眼鏡,并宣布了名為“Live Maps”的項目,該項目旨在繪制完整的世界3D地圖,讓人們生活在有增強現實技術支持的互動空間中。

智能眼鏡曾被認為是繼智能手機之后的下一個大型計算平臺, Facebook開發的AR眼鏡據稱可以取代智能手機,或意在分羹智能手機市場份額。不過其3D地圖的構建將是利用從其24億用戶中收集數據,如何保護涉及的用戶隱私,將可能是這一項目必須考慮的問題。

再來關注5G的落地動態。近期成都開出全球首條5G地鐵專列,游客可以通過VR互動觀看成都全景。作為人流集中區以及外地游客城市交通的一種,地鐵具備了較好的用戶體驗場景,是城市營銷、景區景點文旅項目營銷的有效區域,當然這比較考驗內容制作與技術結合的能力。

文旅消費洞見

小鎮青年故事多。

近期21世紀經濟研究院聯合京東BD研究院發布《重新定義新國貨》,根據京東平臺數據,“五環外”小鎮青年買下新國貨半壁江山,2018年三線-六線地區消費者的訂單量占比達48.38%,與一二線城市消費者的占比51.62%,旗鼓相當。

背后幾個參考因素,一是互聯網化往低線城市乃至鄉村延展、滲透早已不是新聞,電商運用或在線化消費,在這些區域也不斷呈現擴大趨勢,這在年輕群體中更為明顯;二是小鎮青年的消費能力、消費意愿乃至追趕潮流的心態,也在提升,隨著時間累積和下沉市場需求的接續爆發,消費占比逐漸走高。

可佐證的是,根據阿里文娛發布的文化新消費報告顯示,今年6到8月,全國演唱會、話劇、體育賽事與展覽等線下文化活動超過3.6萬場,覆蓋了217個城市,二線及以下城市消費占比55%,小城青年扛起文化消費的半壁江山。

再看阿里文娛領銜發布《95后夜貓子報告》,其顯示,95后在夜間觀影、追劇、看演出等文化消費領域表現十分活躍;南方城市的95后夜貓子在各項消費活動中表現尤其突出。95后年輕人夜間活動集中在22:00-02:00之間,有三成95后熬夜到1點。95后宵夜活力城市、深夜觀影城市、夜貓子現場娛樂消費力Top10中,入圍城市均以南方城市為主。

整體看,95后參加工作時間不是很長,有一定的消費能力,雖不是很強,但愿消費敢消費,比如提前消費,同時他們也不限于傳統的吃喝,文化需求比較旺盛,這給正在推進夜間經濟的城市提供了參考,點亮城市遠不夠,文化內容產品的打造更是關鍵,尤其是南方城市。

另,《中青旅遨游網2019國慶出游報告》顯示,2019十一黃金周出行人群中,千禧一代最核心的人群,90后占比36%,僅次于31歲-45歲的消費者(占38%)。

綜合來看,年輕人真是消費主力啊!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网上可以买体彩吗